流水的风口铁打的思聪

近日,上海薄荷镇艺术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薄荷镇)上线了名为“名堂MintTown”的平台,该平台是集数藏、娱乐和社交于一体的元宇宙社区,而王思聪通过参股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(简称香蕉娱乐)27%的股份,间接持有薄荷镇的股份,低调入局了数字藏品。

此消息一出,很多数字藏品玩家都认为名堂是王思聪创立的数字藏品平台,甚至有人直接以“思聪的平台”为卖点向其他玩家进行推销。

此前名堂对外宣称即将发售创始藏品“造物卡”,售价499元,发行5000份,其中市场流通4000份。截至10月11日晚十点,距离名堂开放申购仅8小时,就已经累积了46万个申购签号。

从“娱乐圈纪检委”到“国民老公”,从“中国富二代”到“油腻舔狗”,王思聪身上从不缺标签,更不缺话题,甚至可以说,王思聪这个名字,是与顶级流量划等号的。

而这一波由他引发的数字藏品抢购热也再次证明,哪怕被全网封禁,王思聪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依然不减。

事实上,从涉足投资领域开始,王思聪从不缺乏影响力,一次次追逐风口的过程,也早已证明王思聪在投资上有其独到的勇气和眼光。

彼时的王思聪才大学毕业刚回国就进入万达集团董事会,就在媒体猜测这是否意味着他要接班的时候,就有了总所周知的“5个亿”。

王健林在采访时称自己给了儿子五个亿“创业练手”,如果这次失败了,就再给儿子五个亿,如果失败两次,就回万达上班。

尽管王思聪一再否认,还坚持跟媒体澄清,“他根本没一次就给我这么多。”但显然,不久之后王思聪就想通了,“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,比如我的优势就是有钱。”

次年,他就成立了普思资本。这个名字取自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,除了给人类带来火种,它还有“先见之明”的意思。

先是电竞。2011年的某个凌晨,23岁的他在微博发了这么一行字:强势进入整合电竞。

随后,他把战队名字改为IG,他让助理提了一麻袋钱到公司,当众宣布,一个月后的WCG世界赛,如果IG夺冠就一人发两万。

这对那时连饭都吃不起的中国电竞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刺激。一个月后的比赛,当IG赢了的那一刻,队长喊的不是“冠军”,而是“发财了发财了”。

王思聪开始把电竞带入正规俱乐部运营,牵头成立了“中国移动电竞联盟”,拉上英雄互娱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公司参与,并且亲自担任了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,电竞圈“王校长”之名便由此而来。

之后,IG战队在2018年拿下LOL世界赛冠军,大量新资本和用户蜂拥电竞行业,史称“电竞元年”。

再是直播。2015年9月5日,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,王思聪和周杰伦各带一队开黑对抗。

当晚,王思聪让队员ID都加上前缀“潘达提威”,宣告旗下直播平台熊猫TV正式上线。

这算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项目,翻看当时注册资料,熊猫TV最大股东,持股40.7%的珺娱(湖州)文化发展中心,是王思聪个人独资。

王思聪对熊猫TV也是尽心尽力,拉来林俊杰、周杰伦、Angelababy、林更新等一票明星直播游戏,又花重金签下了韩国天后级主播尹素婉、韩国女团T-ara、EXID直播舞蹈。

最后是“泛娱乐帝国”,如果说电竞是爱好,直播是手段,那么“泛娱乐帝国”或许就是那个目的。

总注册资本一个亿,涵盖娱乐、体育、电竞、影视、音乐等领域。香蕉游戏承办大型电竞赛事,香蕉娱乐推出综艺节目,办演唱会、音乐节,香蕉体育做体育真人秀,香蕉影业投资网剧和电影,香蕉音乐则是签了一批独立音乐人,预备打造本土音乐。

甚至于,王思聪还亲自担任自家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的总导演和常驻嘉宾。在比赛进行到18进10的时候,因录制超期,王思聪主动放弃参加连锁餐厅品牌Dining Concept在香港的敲钟仪式,还留下一句调侃“我没去敲,至少少赚了一个亿。”

可以想象如果这些都顺利发展下去,未必王思聪不能在另一个层面实现,他老爸多年都没能实现的万达文娱战略。

与其说这么多年王思聪一直在追逐风口,不如说他自己就能“造风口”,不管是在娱乐场还是投资圈。

但资本市场往往就是那样,只有在合适的时机进入才叫风口,太早或太晚,都只剩出局。

依旧是熟悉的微博宣传,赶在1月3日生日当天,王思聪发了一条“冲顶大会”app的推广,“只要答对12道题,就能拿到钱,随时提现,非常简单。”

具体来说,这是个直播app,每天定时举办几场答题直播,12道选择题只要全答对就平分奖池。

一开始奖池还只是5万,在王思聪生日那天提到了十万,广告语也设成了“我撒币,我乐意。”

然后短短几天之后,这场全民问答游戏就成了烧钱大战,先是西瓜视频的“百万英雄”吧奖金提到100万,“芝士英雄”则立马跟上到101万。

而当周鸿祎宣布奖金提高到530万时,这场烧钱大战的总投入,已经达到惊人的20亿。

至于王思聪都在朋友圈调侃道,“2018年的第一周,王思聪撒币,张一鸣撒币,周鸿祎撒币,奉佑生撒币。”

比如当初李诞做《吐槽大会》,一开始只是邀请王思聪当嘉宾,但王思聪站在节目台下看了一会说,自己就不上节目了,还是直接投资笑果文化吧。

所以在2016、2017年,普思资本连续参与笑果的Pre-A和A轮,后者估值也随着每年节目的播出水涨船高。

那一年,也是王思聪和普思资本最辉煌的时候。普思资本营收63亿,王思聪也以50亿身家登上2017年《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》,一时间“5亿学费翻十倍”的故事成为大众美谈。

早在2015年,王思聪刚被戏称“大撒币”的时候,王健林就多次劝儿子稳重一点,但显然没管用。

王思聪刚成了乐视体育的第八大股东不久,就传来乐视体育未经董事会与股东同意擅自挪用超过40亿元资金的消息。

受此牵连,熊猫TV也跟着溃败,在虎牙斗鱼的合力围剿下,熊猫既不会运营,又因为初期用力过猛,再也掏不出新钱而败下阵来。

2019年12宣布破产倒闭,普思资本发布《熊猫互娱投资纠纷处理结果》,自曝投资亏损20亿元,王思聪为此多次被限制高消费,房子、车子、存款都被查封,甚至传言得靠母亲卖公司解围。

直播平台相当于王思聪泛娱乐帝国的地基,地基没了,“泛娱乐帝国”自然也紧跟着崩塌。2021年1月14日,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王思聪退出公司股东及监事,第二天,英雄体育 VSPN 宣布收购王思聪创办的另一家公司香蕉游戏传媒。

至于那个在脱口秀行业一家独大的笑果文化,普思投资也在2020年12月25日退出投资,坊间一度传言是因为要还熊猫欠下的债。

或许是经历了那些失败,王思聪的投资理念也改变许多:“作为一个商人,会投资一些在短期、中期能得到财务回报的项目。有一些可能我自己不太认可,但市场上认可的,我也会投。

作为艺术家,我会投资一些有意思的或者长期对人类有所帮助、对社会有所改变的项目,比如尖端的科技、生物、医疗等。”

现在普思投资官网上被投企业中依然还有美团、得物、闪送、乐乐茶、奇虎360、小牛电动车、哔哩哔哩、创梦天地等知名公司。

只是,如今的王思聪,无论在商场上战绩如何,是赚是赔,行事都不再如当年那样高调。

无论主动还是被动,王思聪的确不再站在聚光灯下,可“人不在江湖,江湖却依旧流传着他的故事。”

王思聪最近一次上热搜还是一个月前退出万达集团董事会,卸任了万达集团董事,还是万达股东,不过他如今已无法再“为万达代言”了。

原因是他在网络上一切自主发声渠道都被切断,微博被禁言,微博账号被清空,还有爆料称王思聪已全网被封,包括微信朋友圈权限,一位王思聪的微信好友也向媒体透露“看不到王思聪的朋友了”。

此前,王思聪的作风一直很高调,除了不间断的绯闻花边与一些很容易被女权鞭笞的爱情发言,舆论对他的包容度一直比较高,转折发生在今年较为严重的疫情期间。

他先是称央视的一条报道造假,引发网友大面积转发,后又质疑以岭药业连花清瘟,致使以岭药业跌停,再是在朋友圈怒斥全民核酸检测,最终“炸号”。

4月19日,王思聪还只是被禁言但没有封禁账号,短短8天后,其拥有四千多万粉丝的个人账号也被封禁,王思聪也从“高调富二代”变为了“低调创一代”。

一个公众人物的画像不仅是他本人的影子,也映照了社会的心理状态,细数王思聪在主流舆论中的形象定位,似乎也与万达集团的商海沉浮紧密相连。

2013年王健林凭借860亿人民币的净资产首次登上榜首,2014年12月万达商业地产在香港成功上市,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揭晓,王健林再次重回榜首。而这几年也是王思聪最为活跃和风光,亦是外界对其褒大于贬的几年。

2017年,万达开启“世纪大甩卖”,先将13个文旅项目和77家城市酒店的股权分别出售给融创及富力,减债超千亿。不久又传出集团抛售股份、大规模裁员等消息,有关万达集团的负面言论甚嚣尘上。

2019年下半年,王思聪因股权冻结、收到限制消费令、资产冻结、限制消费令撤销等系列事件频频登上热搜,又因打架、呛声、舔狗恋情曝光等被舆论抨击,直到今年4月因几次频繁的危险发言被封禁,彻底退出舆论场。

大家渴望下一个如王思聪一般敢于尖锐发声的顶级流量王,可惜的是,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成功补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Comment